小象

🌸❤️茨木❤️🌸

乡村爱情故事 (六)


虽然我知道国家不让私藏枪支,还是雀跃地坐上了摩托车,山里打猎的,总有那么些人自己会做土枪土火药出来,市场上也总有人拎了几只兔猫野鸡来卖,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即便如此,我依然从未参与过这样的狩猎过程,在我的印象中,这些人都穿着厚厚的皮衣,带着大毛帽子,胡子拉碴地埋伏在雪地里,静静等待猎物出现,然后瞄准百米之外的一只活物,射击。张起灵有这样的本事着实让我有点激动,但是又毫不令人意外。果然农村长大的孩子生存能力要比我们强太多了。
我抱住张起灵的腰,摩托车突突突开出了张家屯。几分钟后,他的灵缇无声地出现在我们身后,在行驶的摩托车边上飞跑。天不是大晴,有云彩慢慢移动过来,一阵一阵地半阴,但是因为雪地的反光,还是十分明亮。风已经停了,天不是很冷,四周一片白茫茫,昨晚的大雪又掩盖了不少踪迹,车开了半个多小时,又绕过了一个坡,在一片开阔的荒地前停下来。我们下了摩托,张起灵打了个口哨,灵缇飞奔了出去,在远处打了个转,短促地叫了一声,又跑了回来。张起灵轻轻嗯了一声,又上车带我去另一个地方,这次灵缇站在远处连续叫了几声,于是张起灵从摩托车上解下一个袋子,拎着走过去。我连忙跟上,“怎么了?”
“前两天下的兽夹子,饵给吃了,没夹到。”他走到灵缇边上蹲下来,扒拉开地上的雪,露出一个脏乎乎的铁物件。我看着他重新把夹子上好,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大块冻硬了的什么东西,掰了一块拴上去。
“这是啥?”
“鸡肠。”
他弄好了就往回走,我又赶紧跟上,“刚才那里又是什么?”
“也是夹子,没动过,继续放着。”
“哦,你这狗真聪明啊,都知道跟你传话呢。”我新奇又开心地跟他聊天。
“嗯,”他脸上有点得意,“虎子跑得也是最快的,都没他快。”
我们检查完两个夹子回去取了火銃和弹药,又往远处进发,虎子跟在我们身边,一声不吭,这狗真是像极了他,一人一狗都不爱说话。我这人不说话闷得慌,就不停问他一些问题,他说夏天的时候几个玩的好的会去草甸子上打围,几个人带着狗,带上枪,骑上摩托惊到野鸡狐狸啥的,虎子追狐狸是一把好手,跑得比它快得不会下口,会下口的跑得没它快,别人都羡慕他的狗。一路上动物的踪迹并不多,他说因为这一段天气都还不错,要是连着几天大风或是下雪,放晴了就能逮到好些东西。
正说着,他突然端起枪,瞄了一下又停住,我往他瞄准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有。
“看见啥了?”我急忙问他。
他不说话,依然看着那个方向,突然一个黑点冒了下头又消失,他放下枪继续走。“是个大眼贼,钻洞跑了。”
我十分激动,“能抓住它吗?”“不抓了,没啥用。”
我有点失望,“不能吃?”“嗯”
又溜达了一会儿,我感到没意思了,“多久才能打到猎物啊?”
他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也许一天都没有。”
“你每天都做这个?”“不是,好天气会来看看。”
我理解他口中的这个“好天气”并不是真的好天气,而是适合打猎的天气。我又问他打到了猎物怎么处理,他说会拿到集上去卖了,农村三天一集,逢十五还有大集,专门有人收这些,野鸡兔子之类的卖不上价,运气好能打到狐狸甚至貂就有不小的收入。当然只有冬天才会有闲来做这些,开春之后还是要回去种地的。“我想攒点钱出去,”他说。
“上学?”“嗯,还有找人。”

正说着雪地上黄光一闪,他迅速端起枪啪地就开了一枪,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远处一个红黄毛的小东西在雪地上滚了两下,不动了。
“这啥?!死了?”
“虎子!”张起灵不回答我,急促地低低喊了一声,虎子闻声向窜了出去,刚跑到一半,原本躺着的动物翻了个身往远处逃跑,可惜被虎子轻易追上按翻在地,挣扎了几下就被叼了回来。
原来是只狐狸,并没有死,只在后腿上被散弹炸伤了一块,张起灵拿绳子拴住它的腿,它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
“吴哥,这狐狸你拿回去吧。”张起灵把狐狸倒提着给我,“我打的腿,没伤到皮子,虎子也不会咬坏。”
“别别别,”我连忙摆手,“这么贵重的东西。”
他坚持塞给我,“这样的也不怎么值钱的,整张皮也就三五十,也不能吃,你拿着玩或者卖了都行。”
“那多不好意思。”我拿过狐狸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挺可怜的,要不放了吧。”
听了我的话,张起灵站住,看了我一会儿,见我是认真的,蹲下来把狐狸腿上的绳子解了,“你说了算。”


那只狐狸躺地上装了一会儿瘫痪,我正要上前看,张起灵拦住我,果然,趁我一分神,它逃之夭夭了。
“吴哥,你是好人。”
我老脸一红,还不是你说不值钱。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