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乡村爱情故事 (四)



我一个激灵爬起来,手忙脚乱往身上套衣服,“怎么回事?”我光着脚踩进棉鞋,一只手在小窗台上摸索我的眼镜,外面隐约有了人声。“房子后边柴火垛给人点了,”他走到门口掀起棉门帘,“不用怕,没事。”
他说没事,就一定没事。一出门,冻得我一哆嗦,有人拿着桶冲进屋打水,我瞄了一眼救火的几个人,没看到书记,从房顶上能看到后面窜起的火势不小,这会儿起了北风,一直把火苗往房子这边吹,若不是及时发现,我估计在睡梦中就大火烧身了。我没什么救火的经验,面对这种突然的情况有点懵,一回头张起灵不见了,我只好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在院子里找了个破盆,几个人在屋里屋外进进出出接水,我有点挤不进去,我灵机一动想到水井,赶紧往院子里跑,刚到井边,脚下一滑,咣当就摔在地上,盆从手里飞出去,直接四分五裂了。一跤下去我这膝盖剧痛,北风顺着我没穿袜子的棉裤,吹进来,我才感觉到秋裤已经吐噜到小腿上了。

“大舅哥你在哪?”我听见张起灵在喊我,赶紧站起来,“这儿呢!”他跑过来抓住我的手,带我来到院子里一间小厢房,把我往门里一推,“大舅哥在这儿呆着吧,”说着就要跑。

“诶诶诶,”我赶紧跟上他,“你干啥去?”“救火。”“我也救!”

他停下来回头看着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我是个多么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的好青年啊。张起灵迅速想了一下,接受了我的意见,给我找了个水筲,一起去接水了。



折腾了快一个小时,蔓延到房上的火彻底浇灭了,大概也是因为柴火垛烧差不多了,大家把最后一点火星踩灭,又结结实实泼了几桶水上去,看着没啥事,就纷纷回家睡觉了。我冻得咝咝哈哈跟张起灵进了那间小厢房,才发现原来他住在这里。房子依旧分了两间屋子,一间作为仓库堆着一些杂物,另一间就是他住的了。屋里炉子烧得很旺,我感觉不好,我的耳朵要烧起来了,张起灵出去打了盆凉水,扔了块毛巾进去浸湿,然后递给我拧好的毛巾,我拿着毛巾在脸上耳朵上手上一阵猛搓,终于恢复了知觉。

这时候才发现衣服前襟和棉裤大腿上已经湿得一片一片的,还蹭上了一块块的灰泥,张起灵让我把衣服裤子都脱下来,“大舅哥你进被窝吧,”他也脱了坐在炕上,拿起湿毛巾细细擦我衣服上的泥。“别叫我大舅哥了,”我盯着他的小腿,细长的脚踝,隆起的肌肉,看起来很健美,“我叫吴邪。”
他没有搭话,擦好了我的衣服开始擦他自己的,我趴在被窝里看四周:屋子很小,炕也不大,地上除了两双鞋,只靠墙支着一个小炕桌,炕上倒是堆满了东西,两个双开门的矮柜,上面整整齐齐摆着两排书,一个带着抽屉的梳妆台,摞满了小人书,还有根笛子,原本的镜子上糊了张白纸。“你爱看书?”我问他,他嗯了一声,我饶有兴味坐起来观察他的书,发现他书目很杂,镜花缘和医用本草中间夹着科学养猪,有山海经也有什么什么女侠,书脊很多都是破了又用白纸补好的,新旧程度也不一,我拿起一本小人书,《秦琼卖马》,再拿一本,《女排五号》,除了知道他会吹笛子,没法推断他的喜好。

我躺进被窝,想起一件事情,“你爸去哪了?”
张起灵突然抬头看着我,我好像一瞬间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震惊,快到我确定是幻觉,他低下头把擦好的衣服铺在炕上,“他去抓人了。”
“啊?抓谁?”
“放火的人。”
“知道是谁放的了?”
“嗯哪。”
这么效率啊,我感叹,“你爸真厉(lie)害。”
“他是我大爷。”张起灵伸手关了灯,掀起被子就躺了进来,“吴哥,早点睡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