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乡村爱情故事 (三)




没想到伴郎也是书记家的。
太阳将将落山就飘起了大雪,因为要先回家照看一下猪和鸡,他说要先回家了,我赶紧叫住他,跟堂妹这边打了声招呼,跟着他出了门。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打着轻柔的小漩儿扑到脸上身上,今天没有风,一点也不冷。路上静悄悄,只有脚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声音。农村的土路不会有人打扫积雪,一冬天的雪都这样被人被车被动物踩实,就这样形成厚厚的一层。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大学生?”
我俩几乎同时开口。
“张起灵”“嗯”
又是同时。
感觉有点尴尬,我假装咳嗽了一下,两个人继续往前走。很快到了一个整洁的大院门口,他推开铁门,一只灵缇箭一样无声地窜出来,扑向他的脖子。我吓了一大跳,然后马上意识到这是他的狗,是他的风格。
进了门他把我让到西面的屋子,通了通炉火,让火烧起来,然后就出去干活了。
我坐在炕上看屋子的摆设,墙上挂着去年的挂历,印着大大的1995,没有翻开过的痕迹;靠墙的高低柜木料很好,连着四副画分别是福禄寿、八仙过海、石榴蝙蝠和喜鹊登枝,雕花手艺比镇上卖的好多了;墙角高高的脸盆架上搭着一块新毛巾,看起来没有人用过;墙上一个老式挂钟,边上贴着一副草书,我只认出了落款是壬寅年正月;门边放着一对沙发椅,中间的茶几上放着一套竹节茶杯。屋子虽然很干净,但却不像住着人的样子。
天很快就彻底黑了,七点左右书记一家回来,跟我聊了几句就回另一间屋子睡了。晚一点时候张起灵拎了水壶进来,看了看炉火,压了一铲煤进去,把水壶座到炉子上,叮嘱我水开了可以洗漱,又从柜子里抱出被褥放在炕上,然后转身出门,“你不在这睡?”我问他。他摇摇头,走了。我内心有些失望,简单洗漱了一下就郁郁脱衣睡下了。
火炕烙得我非常舒服,我梦见自己在大学的篮球场上打球,烈日当空,解雨臣带球从我这里突破,一下把我撞倒在地,只听解雨臣用一个陌生的声音冲我喊:“大舅哥,赶紧起(qie)来,着火了!”我猛一睁眼,眼前是张起灵的脸。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