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乡村爱情故事 (一)

注意:这是个坑。







我叫吴邪,今年20岁,家住东北一个小镇上,是一名大学生。
是的我考上了大学。这要多亏我爷爷的高瞻远瞩,家里再穷也肯花钱让我爸和二叔三叔念书,我爸结婚后搬到了镇上,到我这一代,大家都奔着上大学使劲,作为长孙,我成了吴家第一个大学生,我接到录取通知书后,爷爷张罗着要在农村老家摆上三天流水席,硬是被我爸劝着才作罢。
在老家亲戚的盛情邀请下,我在开学前去农村住了一阵。七八月份的时候,正赶上苞米熟了,我见天跟着叔爷爷家的几个堂兄弟在地头晃,看哪穗长得顺眼就掰下来烤。天热了去水塘游个泳,总有身手敏捷的能抓到鱼,也一并烤来吃了。因为跟着我玩不用下地干活,我特别受兄弟姐妹欢迎,农村人热情,走的时候不但书包塞满,还左一个包右一个袋子挂了一身的吃的。


我考上的大学在湖南,跟舅爷爷家去年考上大学的哥哥解雨臣是同一所。那天出了车站,刚远远看到有人举着“xx大学接站”的牌子,我的大包小包立刻被几个学长抢过去,解雨臣站在远处着看我笑,我到了学校才发现,一年时间,这家伙已经在学校混得风生水起。据说因为他长得细致,刚入学有人试图欺负他,结果无论单挑还是群架都败在他的拳头下,一个平时温和得不得了的人,打架发起狠来就跟一头豹子一样,让人再也不敢小瞧他。
跟解雨臣正好相反,我长得人高马大,一看就是条东北汉子,加上报道来得早,被宿舍其他同学尊称为老大。可惜我这个老大在军训开始的第一天就在站军姿的时候晕了过去,被同学扛回了医务室,之后我再怎么解释我是不习惯南方的闷热才晕倒都没人信,反而是抗我回来的胖子凭着一身肥膘和令人吃惊的灵活,在睡前的自由摔跤活动中力“压”他人,实实在在当上了老大。
两个月的军训过得飞快,接下来新鲜的大学生活给了我无穷的乐趣,天南海北来的优秀同学操着不同的方言在一起学习和生活,期待着将来分配的工作,每个人有着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分外努力,加上同宿舍同学的和睦,解雨臣的照顾,我觉得前景一片光明,直到我人生中第一次经历了南方的冬天。
真他妈冷啊……
南方的冬天,阴冷阴冷,阴冷阴冷,阴冷阴冷。你说不出哪里冷,但是就是哪里都冷,无论怎样都暖不起来。风刮过来,感觉温温的,一摸原来脸都僵了。都特么快零度了,还是只下雨,下雨,下雨。被窝里都是潮的,好像刚刚才有个人在里面睡得大汗淋漓,让人完全不想再躺进去。
所以寒假一到,我一天都没耽误,拖着行李和解雨臣就去了火车站买了当天回家的票,看着他心疼地加价转手卖掉了一周后的两张卧铺。

第二天一下火车,冻得我浑身都舒坦了,车站外大街上人人吞吐着白雾,说着我熟悉的大茬子味儿乡音,白茫茫的太阳照在路边白茫茫的雪上,脚踩上去咯吱咯吱响,空气里传来烤地瓜的香味儿。解雨臣说去买客车票让我原地等他,我毫不犹豫寻香找到烤地瓜的摊子,挑了俩大个儿的,趁热吃了起来。

到家几天后反而没意思起来,天嘎嘎冷,哪也去不了,当初玩得好的伙伴没几个还在上学,白天在家百无聊赖看电视,我妈在家做了饭就出门去打麻将,剩下我和我爸俩大老爷们大眼瞪小眼。找了几个哥们儿说晚上出去打打台球吧,一过十点人都跑了。寂寞。

还好爷爷给我找了个差事。叔爷爷家一个妹妹要出嫁了,按风俗女方家里要有个哥哥带着妹妹出门,我猜测可能是想表达:我们女方也是有人的,你小子对我妹妹不好,随时可以过来削你的意思。说来也巧,叔爷爷那边的男孩子年纪都比较小,加上我又是吴家唯一一个大学生,提溜出去给家里长脸面,这份工作当仁不让落到了我头上。于是我又背着书包坐着四叔公的摩托去了村里。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