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写手瓶和画手邪的故事 番外一

【番外一】


睁开眼睛,已经下午一点了,身边是空的,成人保健大概在看店,我爬起来放水洗漱,饿得不行。

从大年初五我们确定了关系,开始成人保健都住在我这,后来因为要看店到深夜,还是回到他的小店里头。我夫唱夫随带上洗漱用具和电脑就搬了过去,住进了挂着一墙情趣用具的内间,至今三个月。

因为之前的阴差阳错,我其实还是会有点精分式的把张起灵这个名字和成人保健割离开来,就好像张起灵只是一个存在于网络那头,我至今未见面的虚幻的人物。本来就是,自己崇拜着的一本正经、写文大气严谨的专栏作者,和躺在床上眼角通红满身淡粉的成人保健,要怎么联系到一起?

门厅的小桌子上放着外面买回来的包子,我摸摸还没凉透,迅速解决掉了,又顺手洗了个苹果,啃着开了门到外间。成人保健在电脑前面坐着,开着专栏的页面敲敲敲字。我抱起笔记本在他边上的另一把椅子上坐下,把脚伸到他腰上开始上网。

他皮肤很好,很滑那种好,我用脚在他肚皮上磨蹭着,心猿意马起来。昨天半夜来了灵感,画到早上五点弄完了,于是今天没事情做。

“来一次好不好?”鉴于我俩诡异的作息,白日宣淫反而很适合。

他不理我,认真敲字,张起灵上身。

我讪讪收回脚,继续啃苹果。

张起灵不喜欢无邪,我始终耿耿于怀。

把追的几个文更新扫了一遍,在群里正跟人胡扯,有人甩了个链接,灵灵大神又更了!我抬眼一看,张起灵已经没再敲字,正认真看着专栏下头的留言。他不爱跟人交流,却待人热情,听起来矛盾,但是我出本子被围攻他去解围那次,确实是他看了专栏下头有人替他抱不平的留言才摸过去的。

他看留言我看文,重伤的男三号终于没捱过去,死在山脚,他下手真狠。

正兴致勃勃看着,滴滴滴的QQ提示音响起来。

张起灵 14:22:04


好。
给我拿个苹果。

第一个“好”,是回答我那句“来一次好不好?”,第二句是针对半个小时前我下肚的那个苹果。我已经太习惯他这种隔空喊话的回路了……

我伸出脚去挠他肚皮,“不许用张起灵的QQ跟我讲家事。”

他转身想躲开,我用脚趾掐他,“张起灵是我心中的白玫瑰。”

他关了网页站起身,自己进内间去洗苹果了。

我并没有想说你是蚊子血……

坐了一会儿,没人来店里,他也没出来。我觉得自己挺没意思,他一直都喜欢我,网上说的男朋友也是我,当着他哥的面维护我,就我自己心里头大概是微妙的内疚和不甘心,时不时的有点错觉抽个风。

我把自己批判了五分钟,起身去找他,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推门出来,带着一身水气,真……性感。

关了店门,他走过来拉我的手。

口干舌燥进了卧室,交缠着就滚到他那一米五的一点五人床上,平日里很少说话的成人保健到了床上意外的热情,我吻他他就主动迎上来,姿势随我拗,体力相当好,每次做完都是酣畅淋漓,相当满足。他是他,他为人认真直接,他善享受不做作,他是我吴邪的男朋友。

他不是蚊子血,他是小辣椒。

做完我把想法讲给他,他看着我一脸疑惑。

他也不看张爱玲。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