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写手瓶和画手邪的故事 7

【十四】

大过年的莫名其妙被人跟踪进家门开打,还被叫淫贼,被带到派出所录口供,最后拎着一只鞋走回家,这种奇妙的人生际遇我真心不想经历第二遍。那个墨镜癫男因为一口咬定我是个淫贼欺负他的亲人,情绪过于激动,被带到单间教育,于是我连个道歉都没得到。

我抱着一只鞋坐在出租车上,淫不淫的,我吴邪自认是大好青年正人君子,没有当街调戏过良家妇女没有夜半勾引有夫之妇,自出生到昨晚一直洁身自好,交往的人际圈中也未曾听过谁家亲戚有这号人物,况且即使美人在怀我对女的也不行,这种凭空诬陷实在让人一口气顺不过来;就算是昨天也才真正做过一次而已,而且是跟同性,你情我愿的,我也真心想和他发展下去。

车已经开到我住的小区外面,一抬头我的发展对象正站在路边想打车。我叫司机师傅停车,一边找钱一边探头喊他,见车里坐的是我,成人保健呆了一下。

“要打车?上来吧,我到地方了。”我打开车门,过年的时候不好打车,尤其我住这边。
他显然很高兴,坐进车里冲我一笑,我立刻飘飘然了。
“去XX派出所。”他跟师傅讲。
……

聪明如我,在司机刚刚发动车子的时候就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淫贼占了我家人的便宜,我当哥哥的来问问情况有错吗!”
那神经病果然就是成人保健口中那个哥哥,今天早上一见弟弟跟人睡了就跑来发癫!

我当当敲车窗让司机停下来,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跟你一起去。”
成人保健很意外。
“咳,其实你哥早上打的人是我,”成人保健一脸迷茫,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成人保健他跟我睡了一觉后悔了?叫哥哥来给他出气的?昨天一时冲动,也没问过人家是不是愿意在下面,早上起床也一言不发就走了。可是今晚都约好了再来,看刚才的表现也不像是不高兴,真是不愿意的话……以昨晚小辣椒的身手,两个我也很难占到便宜……见他不应我只好接着说下去,“你不是去接你哥的?那个戴墨镜的高个子的……”
成人保健点点头,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打人了。”
我差点一口气噎住。
成人保健见我神色不豫,安抚地拍拍我的手,“见到他你可以打回来。”

这还差不多。

我反手抓住他,吃了一会儿豆腐,“你哥怎么回事?”
他扭扭腰,好像被我摸痒了,“小时候受过刺激。”
“哈?”
“我小的时候他经常把我换给他同学当媳妇换玩具玩。”
“……”
“有一次有个大人说让我跟他回家。”
……
只有三岁的成人保健就傻乎乎跟人家走了,以为又是哥哥让他跟别的小朋友玩一天,结果差点给卖了。他哥当然是被揍了,家人心有余悸,这段故事被从小讲到大,结果他哥直到现在一听说他跟谁走得近还去打听兼打人家……

这不是《墨镜张无赖》里头的故事吗?
这不是张起灵写的那个后来被我选中上杆子要出绘本的那个中篇里的故事吗?!
这尼玛是怎么回事?!!

“张起灵?”我握紧他的手。
“嗯?”他转头看我。

“我就是无邪。”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