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写手瓶和画手邪的故事 3

【八】

一回头,两个小流氓样打扮的青年手里拿着刀一边喊一边追着什么人进了路边一处拐角。这里已经离我住的小区很近,正是大路进到居民区的一条小道,路边多是小店,因为正值新年,又是深夜,所以黑漆漆一片。想不到这抢劫的如此嚣张,居然拿刀追人,我拉了拉衣领,掏出手机往那个拐角走,准备看下情况帮帮忙,报个警。

“……这小子脸皮好看的一比……”猥琐的话语传来,我心头一紧,原来是劫色!
“放手。”

我艹有没有这么巧!成人保健!那个排骨一样的成人保健!
情急之下我在路边找了块石头就跑到拐角那里,大喝一声“不许动!警察!”
“咕咚”一声,地上就躺了个人。

之后我就跟看电影一样,看着成人保健借着刚刚空中飞踹的力道一个大转身飞腿抡倒另一个小流氓,接着从地上顺起一个啤酒瓶干脆利落把人敲晕。“啪嚓”一声格外清脆。

卧槽这也是个小辣椒啊!

小辣椒手里提着半截啤酒瓶走了出来,吓得地上那个一下下往后缩。我傻站着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不知是慰问一下好,还是劝他冷静一下好,然后就看着他走过那个小流氓,又从我身边走过,走到路边的垃圾箱,把手里的半截啤酒瓶扔了进去。

……

我跑两步跟上他,一起往小区里走,
“新来的。”他说。
我又跟着他走了五分钟才反应过来,感情这俩小流氓是没跟您这拜山头是吗?大水冲了龙王庙是吗?没交保护费真是太失敬了!
“怎么……这个点回来?”我没话找话。
“跟我哥吵架了。”
“……”
首先,成人保健是个小辣椒,这个小辣椒有收编这个片区小混混的实力;其次他有脾气,并且在大年初四的晚上确切的说是初五的凌晨跟家人吵架跑出来。

我捂住脸,那个柔柔弱弱的,光着脚坐在椅子上给人看店的小老板,挥着手跟我说声再见,飘走了。

在成人保健店门口站定,我看着他掏钥匙开门,这次他终于没穿人字拖,换了双球鞋,但身上就只穿了一件棉衬衫。他细长的脖子就在我眼前,如果咬一口……他会照着我头上再来一个啤酒瓶吧?

掏了半天,他什么也没掏出来。
“钥匙没了?”我问他。
“嗯。”
“是不是刚才……掉到地上了,回去找找?”
他摇摇头,靠着门坐在了地上,“落在家里了。”
我看他这是要坐到天亮的架势,对他伸出手,“去我家吧。”

他的手放进我手里的那一瞬间,我清晰地听到我心中的那把锁“啪嗒”一声,开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