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写手瓶和画手邪的故事 3

【七】

转眼就到过年,我赶在二十九买了张客车票回家,在家里呆了几天就又匆匆回到N市。


出家门的时候,妈妈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回身抱抱她。天色阴沉沉,好像要下雨。


回来第二天就有人找我吃饭,是大学时候的死党,上学的时候时候经常趁放假去我家蹭饭,毕了业出溜一下就跑到外地好几年叫也叫不回来。死小子看我今天吃不死你!见了面就是一顿风卷残云胡吹神侃,聊着聊着就到了深夜,酒足饭饱之后他又拉我去酒吧续摊,我俩一路唱着校歌就到了一家我从未去过的小店。进了门,气氛有些怪异,我并未多想,坐下就招手叫服务生点了一打啤酒。死党说叫了个朋友来,我打趣他说这是第几届嫂夫人啊,结果来了个男的。



十分钟后,我拎着死党的领子把他拽到门外,“老实交代吧,你他妈想做什么?”

“你抽风啊你,我做什么了?”

“这是gay吧对吧?那男的也是个同对吧?!”我死死盯着他,手上也不放松。

“是,就是这么回事,”他用力掰我的手,“我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那也不用你们来多管闲事!!艹!”我抓着他狠狠往墙上一掼,咬着牙吼了出来。



死党被我撞得有点狠,弯着腰使劲咳嗽,我虽然火大,也不至于失去理智,伸手拉他起来。

“这事就算过去,下次别这样。”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自己的事,不用别人操心……”



酒是喝不下去了,我告别死党就往家里走。临走时死党拍着我的肩膀说“你这样的很受欢迎,放心吧!”



放!你!妹!啊!!!!



我就这么走着回家,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风吹上来,脑子昏昏沉沉。我知道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结果最后真正相信了的只有自己。



“人生真是~~”我吸了口气准备唱歌,“不要跑!”



咦?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