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写手瓶和画手邪的故事 2

【六】

路过成人保健的时候,我别着脖子不往里头看,径直进了边上卖烟酒的店。

老板不在屋里头,我其实也没那么大烟瘾,就靠在柜台边上等人回来。
“买什么?”
一个很干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不是老板那50多岁的大叔声。我一回头,成人保健。

咚咚呛,有缘千里来相会,呛咚咚,无缘对面手难牵?
那天一见how are you?今天再见how old are you?

“买什么?”他又问一次。
我点了点柜台里的绿南京。
然后就见他趴在柜台上从里面拉开门,灵活地把手伸进去勾了一盒出来……
“那个……李叔今天不在么?”我递过一张100的,从他手里接过烟,好干净的手,手指细长。
眼见他拿了钱就往外走,“诶……”
“你跟我来。”
我跟在小老板身后进了成人保健,走起来才发现他只比我矮那么一点点,眼瞅着过年了还趿拉着人字拖……他俯下身在柜台翻翻找找,拿了零钱给我。“我帮他看店。”
说完他就缩到柜台里头的椅子上,望向窗外开始发呆。
我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
不带这么糊弄李叔吧!随便来个人都能把东西偷走啊!
“你这……那边来人了看得见么?”
他点点头。
我伸脖子往外头张望一下,“那边来的怎么办?”这时候我心里头满满都是正义感,准备给李叔讨个公道。
“后视镜里看得见。”

顺着他坚定的目光看过去,门外成人保健的灯箱上,支出来一根拖布杆,拖布杆上用胶布牢牢捆着一个不知从哪掰下来的后视镜,对着隔壁的小店门口,小老板坐着的椅子,是绝佳的观测角度,无论是谁进了小店,这边看得一清二楚。
我不知道该哇塞还是该哈哈哈,于是拿着烟和零钱默默推门出去,留下身后的小老板缩在椅子上认真地盯着那个自制的监控器。

回到家叼着烟,我忍不住嘿嘿嘿嘿笑起来,越笑越大声,停不下来。 

刷新帖子,出去的这一会儿页数暴涨,主题从掐架变成了花痴,成片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预订数量翻了几番。群里小姑娘疯了一样刷屏,这会儿估计他和他哥的同人都出来好几篇了,QQ狂闪,看了几个,基本都是在问我怎么就GD上了这么大个大手,还有求暗箱什么的。

我关了QQ。

翻看已经完成的画稿,当初那种隐秘的占有,不能言说的贴近,走进他的世界的窃喜和自满,全都消失殆尽。我看着屏幕上笑着赖在秋千上不走气哭等着荡秋千的小女孩的墨镜男,觉得自己真是把他画太帅了。

我关了电脑,躺在床上看天花板。

躺了一会儿我一骨碌爬起来,抓起一个本子,涂涂涂,盯着门外的认真的眼神,长长的脖子,瘦削的肩膀,蜷在椅子上的腿,和光光的脚。
好二啊你就这么盯上一天吗?我一下下点着本子上那人的鼻子——高,但是鼻梁很窄。都不冻脚的?你看脚趾都蜷起来了。所以说还是冷吧,嘴唇抿那么紧,也没什么血色……

所以你喜欢你哥哥对吗……

我放下本子,拿手挡住眼睛,叹着气睡着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