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写手瓶和画手邪的故事 1

感谢 公孙子雨 的创意。

本来这是聊天记录,发出来为了督促自己继续聊下去。

架空,OOC,大家觉得不好的尽请拍砖,捧大脸遁……

================================
【零】

我叫吴邪,N大美术系毕业,目前定居N城,自由职业者,和男友同居中。
是的我是个男人。我男朋友也是男人。
他闲的没事在某文学网发文,我闲的没事给他出出绘本。他那个闷油瓶子,典型的闷骚,宁可打字也不和我说话,不过在床上倒是意外的热情。

前一段我把和他在一起的生活片段画出来准备印个画册做留念。送印的时候有点忐忑,毕竟里头掺了奇怪的东西,因此还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头套丝袜的可行性。
果然印刷小哥看着图开了口:“哎哟小伙子你这本子……” 
=口=要……被BS了吗?
“这个姿势很难拗啊。”小哥翻到某一页,指给我看。“这条腿再往上一点,”小哥用手比划着,“像这样,会好一点。”
我……擦?你这是多有经验啊!我男朋友能拗到哪我不比你清楚!我在心里默默流泪。



【一】

说起他,我们认识的过程倒是很简单。 

当年我还是个小透明,没事刷刷论坛扫扫文,看到很萌的,就悄悄画上几张图,笑笑然后删了。 
后来在群里偶尔会发一发,小姑娘们欢天喜地,左一个“大手”,右一个“老湿”叫得欢。
但是有一个人的文,我画过无数张图,却一次也没有发出来过。
他所有的文都是正常向,却意外地有N多腐女喜欢,同人BL超多。
那文里的清风朗月、大漠黄沙,笔下人物的潇洒从容、正气激昂,每一个每一个,都让我有提笔的冲动,却没有胆量让人看。

现在写文的作者都走亲民路线,和回帖的聊得欢,我那破图发上去,也收了不少拥趸,渐渐开始有人跟我约张贺图什么的,也认识了正经几个作者。
可是那个人……从来只发文,不回帖。下面看文的欢天喜地也好,哭着嚎着说虐也好,似乎从来就没影响过他一丝半点。就那么几天一章、几天一章的发出来。
有人说他不是一个人,哪有一个人写文这么高产;有人说他是写好了整篇才敢站上来,不然哪会通篇完整流畅一气呵成? 有人批驳他写的人物,掐得热火朝天,有人爱惨了他笔下英雄,同人衍生一篇一篇。


有那么一天我估计是来了大姨夫,突然特别文艺特他么……寂寞。

我点开他发文的ID“张起灵”写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感慨末了问了一句“我想给你的那篇《XX》出个图本,可以吗?”然后把我给他画的同人图都标记好出自哪篇,打了个包把下载地址附在后头。
第二天我大姨夫走了,我一下子萎了。 

这天他也没更文……

我突然感觉特别空虚,觉得自己踏出了错误的一步,然后一下子掉到离他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打开电脑翻那个专门给他留的文件夹,越看越觉得走形,“这张他肯定不喜欢”,“这画的TM是谁啊……”看一张,删一张,看一张,删一张,最后只剩一张图。

那是我假想的,他在电脑上打字的一张侧脸。


【二】
说是脸,其实根本没有脸,图是从脖子以下开始,只有一个发亮的屏幕,和一双纤瘦的手。

某次小花,也就是经常和我约稿的那个人,和我说有个聚会问我要不要去,杭州的楼外楼,据说是什么一个叫苏三的家伙写的书卖的很好,吆喝了一帮朋友来这里吃饭。
男人都爱吃喝,我们约好时间地点,到点儿我去洗手间抹了把脸就出门了。 
能出书的作者都是有那么点不同的,我看着特别健谈的苏三本尊,有种跟他写的东西联系不上的感觉。席间因为小花的介绍,我一个生面孔也被灌了几杯。吃晚饭大家又提议去唱K,我婉拒了,准备溜达回家。 
路上进了个小店买了包烟,站在路边点着一根,一手插着腰看行人稀少的小路。身后一个年轻人拎着一袋垃圾,从我身边走过,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那里丢进去,又走回来,从我身边擦过,进了身后一个店门。我回头,“成人保健”。 
我一边抽烟一边回头看他,他进了门,好像是继续收拾了一下,就坐到柜台后的电脑那边。

很好看的肩膀。

那天我抽完了烟就走回家,之后刷刷论坛就睡了。后来神差鬼使的,我画了心中张起灵的背影,笔下出来的,有八分像那个只有半面之缘的成人保健品店主。



我最终没有删掉这张图。


几天后,张起灵更新了。 群里小姑娘发过来链接,一群人嗷嗷叫着冲过去拜读——里头也包括我。 然后赫然的,“新消息”三个字在页面上头闪啊闪。我的心忽然就跳错了一拍。 

re:您好。 
可以。 
from:张起灵 


【三】

得到许可,我开始认真地着手准备。 
要画的那一篇,其实不算是他最受欢迎的文,不是很长,构架也没有很大,主角因为先天的眼疾,甚至都没有走出出生的那个城镇。不过这篇文里,我总觉得他在写的时候,放了不同的感情在里面,虽然我也不清楚是什么。
人设早早就拟好了,我按着自己家乡的模样,画起主角的家。
期间我跟他要了QQ,一天之后他才有回应,10位数,一颗星,好像是刚刚申请的。
我收到消息就加了他的QQ,直接就加上了,连个验证问题都没有……亏我还想好了要怎么写个帅点的自我介绍。
他头像灰着,一天都没有上线,傍晚,我跑去超市屯粮,路过那个小店,又买了包烟。

我拎着购物袋,不自觉往成人保健那屋瞟了一眼,那个年轻的店主趴在柜台上,好像是睡着了。

半夜一边刷着论坛一边瞄一眼他的QQ,实在心痒难耐。

无邪 02:43:10
图片
无邪 02:43:11
图片
无邪 02:43:13
图片
无邪 02:45:56
这几张是男一的人设 还有他家的房子 你看看行不行 哪里不好的我再改 
张起灵 04:59:02
挺好

说实话我发完图就去睡了,早上看到回复突然有点……既兴奋又沮丧。


【四】
于是后来的人设、场景、分镜,似乎都是这么诡异的方式敲定……的 看似顺利,其实我越画越沮丧。 他根本就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 
之后的日子里,我来来去去找过一次工作,干了两个月又辞了,还是在家里接散活,图本的事因为忙,加上他丝毫不热情的态度,搁置了一段时间,偶尔捡起来画两笔,更多的时候是想着哎呀要画一点,打开文件就去干了别的,关电脑的时候一笔未动点了右上角的叉。
这么拖着拖着,小半年也就过去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几天更一次文,完结了一个,又新写了一个。

11月里一天,我走在外头,一边跟人发着短信,一边往买烟的地方去,进了门一抬头,噫——

我擦这不是成人保健么!
那年轻的小老板像是在看书,听见有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我刚要表示走错了,他就把头低了下去。
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进来过这地方,自己用手也不用带套,因此也没有什么消费需求。可是这种地方难道不是每个男人都应该像买烟一样买点什么回去么?
我大胆环视了一眼这充满了神秘和诱惑的店铺,想着一定多看一点什么特殊的牌子也好跟哥们聊天的时候有的吹。
看着小老板在柜台低着头的侧脸和肩膀,心里涌起一股酸涩,今天回去一定要认真画下去!我吸了一口气走出去,有种怪怪的感觉挥之不去。
那小老板的身影,和我心中的张起灵重合在一起,连打字的姿势和电脑……

我擦我说什么不对劲!那小老板看的网站——

鸡屎绿配葱心白,我嘲笑过一万次的那个网文站的配色啊!



【五】

找到战友的感觉让我很爽,接下来几天因为刚交了一个稿子没什么事,本子也画得相当顺利。
那之后的一个多月,每次买烟路过成人保健,我都会往里头瞟一眼,看看那小老板在做什么。
本子差不多完成80%的时候,我到常混的论坛开了个调查的帖子。
那帖子后来怎么掐起来的我都想不起来了,就记得一群人昏天黑地掐那简短的过分的授权的时候,张起灵破天荒在里头回了一句话。

“那篇文我很喜欢,是我和哥哥的故事。无邪画得很好。”



忽地一下我就觉得脑子发麻。

我站起来点了根烟,一口一口抽着,脑子里是阳光照耀下的马勒戈壁,马勒戈壁上有一群群快乐的草泥马,每一只草泥马的头上都带着一顶草帽,一顶顶都是绿油油的。心一下下像是跳空了,用手摸摸却并没有很激烈。
抽完第二根我觉得我平静下来了,我伸了个懒腰嘲笑了一下自己神经病BLX,然后伸手去拿第三根。

草泥马!空了!丧气!凸!

我穿上外套,下楼去买烟。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