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茨木❤️🌸

【2012新年贺文】无题(一)




入眼又是一片浓绿。
吴邪感到有点头晕,于是使劲眨了眨眼,把目光从窗外收回这辆破旧的荷载16人的小客车里,车里头十几个乘客都是当地山民,一车的背篓水桶,最高级的是个米奇图案的编织袋,过道上那个大竹背筐上盖的草随着车体颤啊颤,不时从筐里传来抓挠的声响。
吴邪盯着那草又发了会儿愣,思绪飘啊飘的。
车开了有两个钟头了,不知道要开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会开到哪里去,进了广西,他就只能一路陪着张起灵转车。
说起这趟旅程,大概算得上探亲+散心,吴邪在半个月前跟家里透露了自己跟男人同居的事实以及决定一辈子同居下去的意向,家里的反应就是“你反省好了再回来吧”、“或者你回来相个亲也好”,不吵不闹不打不骂的摆了个态度,于是吴邪把原本打算带回家的年货一样样拆包,摆在客厅准备慢慢喂张起灵。
因为打算回家过年,铺子早几天已经关了,两个人对着呆在房间里,守着拆了包的年货过了两天。张起灵说:去广西。

于是现在两个人在大年二十八的下午,坐着私营的小客车,要去到一个只有小哥自己清楚的地方去。“就好像要被买到山沟里当媳妇一样,”吴邪想,“这媳妇还是自愿跟着来的。”

说起来小哥除了那句“上车”,这半天都没出什么动静,吴邪转头看他。

已经睡着了。

天擦黑的时候车停在一个山脚下,吴邪看着睡的香的小哥,犹豫着是否要叫醒他。乘客们在半路上都陆续下车了,现在车里只有那个年轻的司机和他们俩。司机往后看了一眼他俩,似乎是咧嘴笑了那么一下。
然后“咔哒”车子熄了火,吴邪的心突地一跳,卧槽这是到站了嘛?怎么连个站牌都没,起码有个烧水的铺子比如像《藏海花》里头那种也算是个人员集散地的标识,这深山老林的,这位绿林好汉剪径蟊贼莫非是想杀人越货,先奸后杀?

准备先奸后杀的司机果然扭过身子,开始仔细观察起吴邪。
吴邪把搂在小哥腰上的手紧了紧,做出戒备的姿势,“喂,小哥?”吴邪小小声,捏他的腰,没反应。搞什么啊这瓶子还不醒,待会儿跳车都不好跳,背着他要是跑慢了,搞不好明天这里的报纸就出头条:同性情侣抗议父母反对新年自由行,误入深山遇贼人命丧广西。

被那个年轻的司机盯了一会儿,吴邪反而平静下来,这司机极年轻,顶多二十岁的样子,穿着当地苗人的布褂子,脸是极清秀的,乍看上去有点像张起灵,只不过一脸的好奇让他少了那令自己着迷的气质。唔,好奇。。。吴邪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谁看见两个大男人亲昵地搂在一起都会好奇吧。

怀里张起灵动了动,醒了。

“小哥,”吴邪刚要说话,耳边贴上温软的嘴唇,“嘘,听。”

好像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羽毛,落在心上,悉悉索索,又轻又软。

是六角铜铃。

TBC

评论

热度(18)